叮。

“幽尔席卡被关在这儿。”猎人说,他朝下看,只一片茫茫的素色。“我被关在亚楠的噩梦里,我见的东西实际上不比她多太多。那你呢,灰烬?你是自由的吗?”
“不,我不是。”他回答得也相当诚恳,“灰烬都应当为传火,为世界的延续而付出,这是使命和职责。我得背负它。”
“那你没有别的想法吗?你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,他们都给予了你暗示。”
“没有。”无火之灰给了他一个果决的回答。
“好吧,好吧。”猎人摆了摆手,“你过来些。”
他拉住灰烬的手,他说,“我能够触碰到你,可我却感知不到你。”是的,皮革和金属隔绝了温度,灰烬想。接着猎人拥抱了他。猎人的声音很低,他应当是在喃喃自语,“我或许喜欢你……但喜欢对我来说也不过如此。灰烬,你喜欢我吗?”
灰烬这次沉默些许,他回答道,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你能为我做些什么呢?”
他迟疑片刻,“如果你希望的话,我可以放任所有一切不管,我可以和你一直待下去。”
“这是不是说你愿意为我放弃你的责任?可我什么也无法为你做,你还喜欢我吗?”
他说,“是的。”
猎人忽然笑起来,灰烬显出些不解,于是他握紧猎人的手,他重复一遍,相当坚决,“是的。”
“不,不。我并不是不相信你。”猎人停住,他挣开灰烬的手。“你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。”他仰头盯着灰烬的眼睛,露出一副凶狠的样子,偏偏又轻言细语,“亚楠的一切都使人发疯。你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,可有东西——真切地存在在世界上。那儿只有疯子和怪物。我都不知道我如何承受了这一切——”
他顿了顿,就此停住,朝后退了半步。于是灰烬忽然明白了,他拉住猎人。异乡人用另一只手拿出一个只余底部一层的玻璃瓶,他轻松地抛给灰烬,他说,“我在这儿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“我可以保护你。”
“不,你知道的。我活在亚楠,我只活在那。我刚刚说过了,我喜欢你,但喜欢对我来说又不那么重要。”他摇摇头。
灰烬瞧的见他鞋跟后倾在透明桥外头。
“那东西送给你了。”猎人指着那个玻璃瓶,最后一点粘稠的液体晃荡着。
他颇轻松地甩掉灰烬,接着他往后倒,摔进那片雪里。无火之灰看见一块黑色,周边稍微泛点红,然后所有一切散掉。茫茫的白,灰色的石砌塔楼和城堡。
灰烬手里的玻璃瓶掉下去,最终有些闪光,尚不清楚是碎片反光还是同猎人一般化作光点散掉了。

一段free talk:
没有前因后果,没有逻辑,不存在文笔,全程怀抱着不想描写,不想用形容词和修饰的心态写完的。开着小号浪一波。

抱歉考完之后事情多得飞起,拖了很久对不起!!!今天开始会恢复正常进度的!
这篇爆了预订的字数,所以只好分成三部分了,最后一点会在周三前放出来
以及真的很抱歉我觉得我又没写好ojzzz
悄悄地说结局没意外会是刀 @热爱学习的桑奈

坦白说好久以来第一次写现代,感觉自己各方面都处理地有点糟糕……
大号处于各种原因考完之后才能上先拿小号发一下()
是上,下半部分大概两天后肝出来q @热爱学习的桑奈 希望姑娘能够满意!